365bet网球
调研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工作
办案札记:一“接”一“送”寄深情
发布时间:2014-06-16浏览次数:8175

办案札记:一“接”一“送”寄深情

      ——一袋土茶引发的思考


今年3月的一天中午,一个陌生电话打进了我的手机:“杨法官吗?我是陈安涛,我从家回来给你带点茶叶。”“噢,是老陈,谢谢你,心意领了,你不要来了,”“我已经快到法院了。”说完老陈挂了电话。

老陈是我年初审理的一起故意伤害案件的被害人,今年40多岁,几年前从舒城农村来到省城合肥,靠在火车站给旅客搬运行李挣点收入。2013年10月的一天晚上,老陈因与同行小丁争搬行李发生厮打,小丁致老陈左侧肋骨骨折,构成轻伤。今年1月中旬案件诉至法院并由我承办。

接到案件的当天上午,我在准备通知老陈到法院告知其诉讼权利时,考虑到我院改制后从蚌埠搬迁合肥时间不长,租房办公地点比较偏远,周边群众对铁路法院还不知晓,老陈又是进城务工农民,猜想他找到我们这个新来乍到的单位,一定会比较困难。一通电话果真如此,老陈租住在火车站附近,除了对车站周边环境较为熟悉外,对合肥其他地方是一头雾水,不知东西。于是我就把从火车站来铁路法院的公交路线、下车站名等信息发给老陈,并让他上车时给我发个信息,我好到公交车站接他,老陈答应下午来法院。

下午三点多钟,我收到老陈的信息,得知他已经上了公交车。过了个把小时,我估摸老陈已经快到,便到离单位不算太近的公交车站去迎老陈。到了公交车站,没有见到老陈,过了十多分钟,一趟公交车停靠站台,不见有人下车,我忍不住拨通了老陈的手机。一问才知,由于路面积雪,公交车行使缓慢,老陈又在前一站下错了车,他可能为了省钱,正边问路边往这边走来。我在寒风中又等了一会,见到了中等身材、面色有点苍白的老陈。

我和老陈走到单位,书记员已在调解室等的有点着急。当我和书记员把送达和告知工作完成,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怕老陈迷路,又将老陈送到了公交车站。谁知就是这一接一送的举手之劳,尽赢得了老陈对我的信任,为案件的顺利审结创造了条件。

老陈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小丁赔偿因伤害行为给自己造成的经济损失3万元。可小丁也是从凤阳农村外出务工的农民,娶了一位合肥郊县的农民为妻,二人在合肥租房居住,育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家境也是非常窘迫。得知小丁的经济状况,我心里不免对本案的审理感到棘手。伤害案件的民事赔偿是审理重点,如果赔偿款的问题无法顺利解决的话,那两人之间的纠葛也就难以了结。看来把这起案件完全搞定还真要花点力气,我和书记员开始了在双方间的沟通和调解。

调解过程一波三折。伴随着调解,小丁妻子能够拿出的赔偿数额也随之增加,从几百元、上千元到三五千、六七千的赔偿数额,由于差距太大,全然被老陈拒绝。期间,我每天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小丁的妻子及其远在老家的父亲打电话,给他们明法析理,希望他们给被害人的赔偿再加一点。

小丁家人终于在开庭前筹措了1万元钱,我感到他们确实已经尽力了。当我和书记员将老陈约到火车站派出所,把小丁家人能够赔偿的最大数额告诉老陈,做最后一次调解努力时,老陈略微深思一会说:“杨法官,他赔的实在太少,但从你第一次怕我找不到法院到公交车站接我,我就知道你会维护我的权益的,我也看到你三番五次的调解,为我的事做了许多工作,我还能说什么,我接受赔偿了。”最终,老陈和小丁就民事赔偿达成和解协议。

此案审结后,老陈如同遇到的其他当事人一样,并没有给我留下多深印象。今天的电话才让我想起了那位憨厚纯朴,又有点耿直倔强的老陈。我放下电话来到办公楼下,不一会老陈来了。他手里提了一个红色塑料袋,“杨法官,我从老家过春节回来,给你带点茶叶。”“谢谢,谢谢!我们法院有要求,不能收当事人的东西。”“这不是买的,是父母在家种的土茶,他们知道我的情况后,一定让我带点给你表示感谢。”“真的不行!”几经推让,在我的一再坚持下,老陈极不情愿地拎着茶叶走了。

虽然没有品味到老陈家乡茶叶的清纯甘鲜,但老陈这份真实朴素的心意已经深深打动了我,这份心意让我感受到了人民群众对司法公正的期待,感受到了人民群众对司法为民的期盼,同时也感受到了只要我们真情实意地司法为民,注重为民服务细节,我们的司法工作就一定能够得到他们的理解和配合,一定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同和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