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网球
调研工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调研工作
司法调解解民忧
发布时间:2014-10-16浏览次数:6921

 

司法调解解民忧

---从办理一起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案体会调解的重要性

判决和调解,都是人民法院的重要司法裁判方式,对于法官而言,对一个案件的审理或者执行,不管是使用判决还是运用调解,其目的都在于有效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然而相比判决,调解具有自身的优势,特别对当事人来说,调解能够减少当事人的诉讼成本,省时省力省钱,并能较快达到案结事了,互谅和谐的效果。为了实现调解的上述目的,法官必须本着司法为民的理念,站在居中立场平衡双方利益。在这类案件中让我最为记忆深刻的是今年年初的一起调解案件。案件调解结束后,原告张某的母亲抹着眼泪说了这样一番话:“为我儿子的事,你们跑了两趟,尽心尽力,不知该怎么感谢你们,好人呐。”

事情要从2014年1月2日说起。当天,凤阳县府城镇居民张某(二级精神残疾)向我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上海铁路局赔偿原告各项费用共计46194.5元。原因是去年3月23日下午,张某到蚌埠市修完手机后,步行回家时走错方向,在离家50公里外的铁道上迷了路。后因躲闪一列火车,当场摔倒在路基下,次日被铁路职工发现由民警将其送医院救治。因家境贫困,张某住院14天未及痊愈即回家休养。后因张某与铁路方面未达成一致的赔偿协议,无奈之下,才到法院打官司。

案件受理后,被告上海铁路局向我院出示证据,认为案发当时原告自称是因风大站立不稳摔倒致伤,且地点不是发生在铁路线路上,按照铁路内部标准事发地铁路线路属于时速低于100的不封闭路段,上海铁路局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我仔细审查双方提供的证据,同时详细询问原告及相关人员,发现原告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文化水平很有限,当时原告在车站派出所做笔录时因怕被处罚,没敢说是被火车刮倒,只说是走在铁路旁边被风吹倒的;且在铁路公安对现场的勘查记录中也提到在事发地铁道的枕木上发现张某的衣服碎片,所以原告不是在铁路线路上摔倒受伤而是被大风吹倒的主张不能成立。

考虑到本案原告张某为二级精神残疾,仅仅依靠他的描述并不足以还原案情。为查明案件事实,我们两次赶赴事发地,通过现场实地考察以及向西泉街车站派出所了解事故现场的情况等,发现铁路线路横穿村庄,且两旁缺少必要的安全防护栏及相关的安全警示牌。事发地好几百米处设置的地下通道亦因下雨天被雨水淹没等原因通行不便而被村民舍弃,故此处的村民大多选择直接横向穿越铁路,更别说尚不能完全控制自己行为,且处于天黑迷路的原告;而火车属于高速轨道运输工具,具有高度危险性,故在安全防护、警示义务履行方面上海铁路局确实存在疏漏。但鉴于原告张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监护人张某的母亲亦未尽到监护义务,放任张某独自外出办事,原告方同样存在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铁路运输造成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人身损害的,铁路运输企业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监护人及受害人自身有过错的,按照过错程度减轻铁路运输企业的赔偿责任,但铁路运输企业承担的赔偿责任应当不低于全部损失的百分之四十。

在依据司法解释的规定确定被告应付赔偿款的范围后,我考虑到原告家境贫困,张某仅有一名残疾的母亲,俩人靠低保度日,经济十分困难,到100多公里外的合肥市参加庭审,不利于原告的利益保护。通过调解,原告可以较为快速的获得赔偿,也省去了去外地参加诉讼的跋涉之苦、经济之累。同时对于被告来说,通过调解结案亦省时省力。于是我就开始着手联系当事人及各自代理人希望通过调解结案。在协调当事人双方的意见并在自愿的基础上,同时考虑原告家庭的特殊情况,我确定了亲自到原告住所地进行调解的方案。

接下来我多次电话联系被告的代理人,指出铁路部门确实存在安全防护、警示义务履行方面的疏漏,并且告知原告家中的实际情况,以及此次事故给原告身心和原本贫困的家庭带来的灾难,反复做其工作。我根据已查明的情况,向其提出上海铁路局在该案件中存在的问题,通过降低其心里预期,从而拓展调解的空间。

在这个案件中,上海铁路局相对强势,有具备专业法律知识的法律顾问,能够更加充分的争取自身利益。原告张某则家境贫困,仅有一名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代表其进行诉讼,加之张某与其母文化水平均不高,原告方地位处于弱势。鉴于原告一方法律知识欠缺,我在调解的过程中并未一味的将调解过程交由双方,而是主动介入,确定调解的整体思路,不偏袒任何一方,站在居中立场,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做到权利与义务对等。通过向原告母亲详细耐心地阐述相关法律知识,引导其争取其应得利益。同时由于原告张某与其母文化水平不高,在向其解释相关法律的时候尽量使用浅显易懂的语言。

最终在我主持、当地司法所人员参与下,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由上海铁路局一次性补偿原告2万。调解协议签完之后,张某的母亲一手拉着我的手一手抹着眼泪跟我说了文章开头的那番话。正是这番话让我深刻认识到作为法官,应司法为民,秉公办案,将便民利民的观念真正的在我们的工作中得以贯彻执行。同时也认识到法官是双方力量的有力调解者,也是双方利益的平衡者,在实际的调解程序中,务必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切实的保护弱势群体的应得利益,始终保持一名法官应有的职业良知。只有切实做到这两点,才能让调解成为案结事了、和谐社会的保证。

(供稿:陈晨、张珍)